夜里下了小雨,淅淅沥沥的,不大,却要下上好久。雨珠一滴滴的、带着烛火的暖光从屋檐坠落。——此乐间还是灯火通明的。 她只是小酌,却已醉了眼脸泛红,杏花也被风打落,醉倒在自己的桌案上。仰头瞅得月亮,是模糊地影,只手撑头,眼里满满溢出笑,于是举杯邀明月。 可怜谁对影成三人? 一干而尽。 ... 2018-03-04 热度-[4]
《终岁风流人》念白 终岁回首百年身,一朝风流一朝人。 司马相如:“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;何时见许兮,慰我彷徨。也不知是我成就了这“绿绮”,还是这琴成全了我?” 嵇康:“昔日曾有人想学《广陵散》,我吝于传授,终未料想,《广陵散》于今绝矣!” 阮籍:“闻说:‘世有千日酒,饮后千日醉。’我料峭半生,登临山水,若能寻得一坛,只愿此后长醉不醒。” 李白:“我乃谪仙人,天地尽为臣!这大唐十分盛世,应谢我五分!” 温庭筠:“权贵欺世,佞幸盗名,这朝堂之上早没了我容身之地。也罢,帝乡不留我,尚有花间一隅。” 王维:“一悟寂为乐,此生闲有余。人间无边风月,车马流转,终不如山中雨、松间泉,与我烹茶煮雪,参透菩提。” 李... 2018-03-01 热度-[5]
吾妻游淼,你我相识已有十载,沙那多待你之心,一如昔夜托庇于你。 梦里不知身是客,然在伸手不见五指间,总有一少年,执光华之灯,向我走来 昨夜,吾许三愿,一愿尽早与你重逢,二愿你身体安康,三愿与你此生厮守。《乱世为王》——把网络版刷了一遍。 2017-08-19 热度-[6]
《自为墓志铭》 蜀人张岱,陶庵其号也。少为纨绔子弟,极爱繁华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橘虐,书蠹诗魔,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。年至五十,国破家亡,避迹山居。所存者,破床碎几,折鼎病琴,与残书数帙,缺砚一方而已。布衣疏莨,常至断炊。回首二十年前,真如隔世。 常自评之,有七不可解。向以韦布而上拟公侯,今以世家而下同乞丐,如此则贵贱紊矣,不可解一。产不及中人,而欲齐驱金谷,世颇多捷径,而独株守於陵,如此则贫富舛矣,不可解二。以书生而践戎马之场,以将军而翻文章之府,如此则文武错矣,不可解三。上陪玉皇大帝而不谄,下陪悲田院乞儿而不骄,如此则尊卑... 2017-08-15 评论-[1] 热度-[6]
孰知不向边庭苦,纵死犹闻侠骨香。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 2017-08-10 评论-[1] 热度-[1]
BGM_蜉蝣之羽-01. 式微。 我提着几樽未启的芳香梨花酒,迎过淅沥的小雨、寻着山间走过多遭的窄静小路前行着。 待走到被树枝遮遮掩住前路时,却又忽然踌躇起来。 驻足了一会儿,仿佛下定决心一般,走向前,我拨开了这些看起来毫无生机的树枝。 我的眼前变得空旷起来,在视线逐渐焦聚中先看到的是,荒城,枯树,然后是…万座坟夷。 雨大了些,将不知何时在陌头带入箬笠上的雪白梨花击落,随着它纷纷扬的掉入土中,我的耳畔仿佛响起娇娆软儒的袅袅歌音—— “问莲根,有丝多少,莲心知为谁苦?” 眼前的一切都消失殆尽,熙熙攘攘在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原来的模样。02. 2016-10-29 评论-[1]
部分设定来自龙之谷。-在被迎面来的强光照射下,邱馒的第一反应是闭眼。等到不再那么刺眼时,他才慢慢睁开眼。邱馒首先注意到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精灵,然后是老精灵身后被树林环绕的新手村。他试着动了动手,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僵硬,然后虚虚的在地上踩了一下。嗯,稍微有点没真实感。他回忆着昨天查官网看过的操作教程,然后在原地转了几圈,哎居然还有点晕。过路玩家也只是看了一眼,然后继续做他们的任务去了。心念一转,淡蓝色的透明包裹框框出现在眼前,旁边是个人页面,邱馒看了看新手服,灰色布衣布鞋草绿色布裤,很穷酸啊。他看着熟悉的脸上有着红色的眼睛以及乱腾腾的及肩黑发,还有尖尖的耳朵和虎牙,愣了愣,应该是种族的原因吧... 2016-08-20 热度-[3]

© 乐山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